kulu

巧克力即是正义

我已经开始想着和你一直在一起了,可你为什么要一直说再见。

美术教室:

《耳机的秘密》

教程原网址: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1107022

翻译&一切:平之 weibo.com/sin0408

♪神灯:

我不懂为什么爱一个角色不能好好写ta的故事,非要强行用黑化崩坏来捅刀…

不是说虐梗就不好甜梗才好,非HE也是塑造角色很重要的部分之一啊。也不是说角色不能情绪崩溃或者有反常举动,但是一上来什么交代也没有直接黑化了这算怎么回事呢。
优秀的作者笔下的每个字每句话都应该是有意义的,角色为什么会哭?为什么会笑?ta为什么不能和爱人走到HE?ta为什么最后还是和爱人和好如初?这些是需要理由来支撑的,不能说今天我们吵了一架,然后拉灯了,第二天我们又好了,也不能说我一直是个老实人,但是我突然想杀人了,我就随便去杀一个,更不能说现在我们都好好的,一秒钟以后突然世界毁灭然后大家就都死了。这可以是小学生流水账,但是大概没有一个作者会希望自己的文章被人说是小学生流水账吧。

我就是单纯不能接受毫无铺垫、毫无理由、毫无意义的黑化崩坏。
你爱这个人,是因为ta的性格,ta的个人魅力,但是你强行让ta崩坏了,让ta做出ta不应该做的事,你爱的还是ta吗?你爱的恐怕是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掌握他人命运的自己吧。

再强调一遍,理由和意义。黑化可以有,但你得告诉我ta为什么黑化、ta怎么黑化的、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你的笔不是为你的爱服务的,它是为这个角色服务的。

斩猫:

你必须相信你自己。你看,我们的存活仅仅基于我们与这个世界的契约,真实不是真实,而是你相信它的真实。没有什么虚假的东西,只要你相信它:吃东西的时候,相信它是美味的;看着这个世界时,相信它是美丽的;吸食大麻时,相信自己是疯狂的;爱的时候相信自己在爱,恨的时候相信自己在恨。这个世界没有真实,有的只是你的选择。


所以,放弃吧,放弃寻找这个世界的真实。你的世界对别人而言可能并不存在,因为你的信仰对他人而言或许也是假的——我们每个人其实都不过是在一片不存在的虚空之中因为无能为力而原地踏步。


不相信自己的话,你的世界就不存在了。你怎么能不相信你自己呢。

河荷之鱼鱼:

 @知风草 回去找了一下当时的摘抄,看看是不是更好理解一点。


——现代心理学的那个自我,其实是一种分裂状态。古希腊哲学里提到人目前的样子是不健全的,因为人是两个合在一起,后来因受神的处罚而分成两半。所以每一个人都在冥冥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是常常会找错。有的原来以为对,后来知道错了,或者原来以为错了,后来又对了。当另外一个生命跟你的身体完全可以合二为一的时候,人就会有一种狂喜。

——真跟假才是两个自我之间的有趣的对话,也就是说,有一个自我是在社会里面跟每一个人相处的,在职场上做人很周到;而另一个自我是别人很少了解的,那是绝对孤独的自我,他会在某些时刻突然跑出来和你对话。

——寻找自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孤独感。

——人这种和另一个自我对话如果一直存在,就会有一种明敏。一旦某个年龄这种明敏会消失,人也会就因此少掉了性灵。

——一个人在寻找另一个自我的时候,你身边最亲的人都不一定懂,这是你的事。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从哲学来讲都是孤独的个体,亲如夫妻,亲子恐怕都不会懂。这说明人在本质上是孤独的。

——这个自我,有的时候和你相合,有时候和你分离;有时是高贵的,有时候是低贱的。

——弗洛伊德一直强调两个自我的关系,这两个自我或疏远,或亲密,或高贵,或卑贱,但一直在和你发生关系。

——你会觉得柏拉图将那个寻找自我的艰难,就是你常常去找他的时候,刚好那个人也去找你了,两个自我之间常常擦肩而过。

——没人发现我们有个真正的爱人其实是自己,我们所有的忧伤、孤独、喜悦、狂喜都是在跟这个自我之间发生的。少年寻找的另外一个人,其实就是自我的翻版,我们在人世间找朋友、找爱人、都是用这个自我再找,心理学上一直在解释这个东西。

——我们有一个自我,你很想去拥抱他,和真正的自己合二为一,但非常难。

——我们常常觉得最痛苦的离别是夫妻、骨肉之间的分离,可是最终有一天将是你跟自己的身体告别,试魂魄于肉身的分离,这大概比你告别亲情爱情还要难的事。

    ——摘自《蒋勋说红楼梦》56回


当初摘抄的时候没想什么,再看一遍代入双赤觉得特别带感。


【双赤】Bad Boy

赤司【仆】征【俺】

十分短小

ooc注意

可以的话请继续(*^__^*)



  “家主大人……”制服壮汉透过墨镜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赤司的脸色,而后者只是悠闲地翘着腿坐在转椅里撑着头看一份文件,气定神闲得像是在看一份菜单,然而异色的双眸中凝滞的冷光却锋芒毕露,威仪俱足。
 制服壮汉僵着身子咽了口口水,准备硬着头皮上。怂归怂,该说的还是得赶紧说,谁都知道他们的家主大人虽不乏耐心却极其讨厌拖延。他还不想卷铺盖滚蛋。但赤司显然不打算给他机会,先一步开口:“我已经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先下去了。”他放下文件从转椅里起身,走出房间,“至于如何处分你,我们可以日后再谈。”
 “ 谈屁!你以为我自己想找死去弄伤那位小少爷吗?可他是故意的啊!”制服壮汉在心里咆哮一番,然后默认了一个事实——赤司家都是红切黑,还有,他铁定要滚蛋了。但他除了对脑海里笑得一脸明媚的小少爷咬牙切齿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赤司推开房门,出乎意料地看到房间里的小少年坐在king size的大床上缩成一团捣鼓什么东西 。少年一手抓着禁锢他的铁链,一手拿着小刀用力插入铁链环接口的缝隙中。他眼中闪耀着认真而狡黠的光,赤色的双眸就像宝石一样闪闪发亮。
  “又想逃啊……”赤司有些无奈,带上门之后走向了少年,“征。”他伸手想揉揉征十郎的红发,但对方似乎并不情愿让他这么做,直接表现就是征十郎毫不犹豫地拿刀直接挥过来对着他。但他握着的是刀刃,而指向赤司的是刀柄。赤司愣住了。如果他接过刀柄把刀抽走,必定会伤到征十郎,但如果他不那么做……征十郎随时可能故意弄伤自己。
  “又来了,”赤司无奈地想,“刻意的花招。”而征十郎眼中越发狡黠的光和勾起的嘴角让他更加肯定他的猜想。
  

 

大概从一个月前开始,他的少年总是这样喜欢玩这些把戏,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离家出走。有一次,赤司打开门就看到他抡起椅子砸碎了上锁的玻璃窗然后从八米高的窗台跳了出去,带着一脸兴奋的表情。征十郎的动作非常快以至于他冲到窗台的时候就只看到他的红发。他觉得满地的玻璃碎片折射出的阳光也不及征十郎的红发耀眼。
  后来他就让他派出去找他的下属弄伤了自己,故意的。下属间还流传出了“红切黑”这一说法。
  而赤司对此并不否认。
 

 

僵持了一会儿后,赤司做出了妥协。他一手接过刀柄但并未抽出,同时用另一只手环住了他的少年,揽他入怀。
  少年似乎很满意他的举动,松开刀刃,把头靠在赤司胸口蹭了蹭,眯起眼睛露一副相当满足的表情。
  赤司把刀放在一边用,腾出的那只手揉了揉在胸口扰动的红发。触感不像预想中一样柔软,但如果顺着抚摸就很光滑。
  “赤,”少年抬头看着他,眼神温和不掩狡黠,“链子有点烦人,帮我解开吧。”是祈使句没错,但并非请求。
  赤司再次宠溺地揉了揉征十郎的红发,但并不松开他。
  “不会再逃了。”这次是征十郎做出了妥协。
  其实就算征十郎不说赤司也知道,因为这从一开始就是少年坏心眼的玩笑
  ——只是认真的小花招

end

两人年差很大,赤司已经成年了,征十郎还在13岁左右。

我只是想写没受家族压制的阿征,于是ooc肯定有。

虽然没收到压制,但是基本要求还是有的,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被禁足。

 

然后,你们可以愉快地打我脸了。

 


【#小花仙#】【#白安#】吐花症+雨天一方忘记带伞+暂时失语

是的,又是傻白甜,遇到白安我就这德行😂😂😂


【吐花症】

 

  阳光开朗的金发少女黛薇薇还在和安德鲁说笑,虽然少女一副活力四射的样子,但安德鲁却只是露出温和的微笑,最多时不时附和几句,再无其他。“嘛,也算相处得不错了。”爱德文撑着头看着他们,脸上是和棕发少年相似的微笑,“以安的性格来说。”

  他想起刚刚认识安德鲁的时候,他们还都是幼稚的小鬼。明明只是在被欺负的时候共同作战干翻了几个高年级的不良少年,就互相信任到许下成为朋友保护彼此的诺言。

  真是……笨蛋啊。

  爱德文看着安德鲁。棕发少年似乎很开心,可爱的脸上由于明朗的情绪透出了些许粉色。就像他们勾手允诺的时候一样。

  “能和你成为挚友真是太好了。”

  “但仅仅是这样已经不够了。”

  爱德文这样想着,随之而来的是胸口的一阵骚动。痰……吗?这是爱德文的第一反应,但立刻就被他否定了。真是不雅的设想,而且那种感觉,就像羽毛之类的,十分柔软,但又有切实的触感,就像……花瓣。

  “花瓣吗?莫非我得了吐花症?”爱德文暗想,不由地收敛了笑容,垂下眼帘,俨然一副沉思者的表情,直到被安德鲁的声音打断。

  “阿文……你一直在发呆,在想什么?”棕发的少年的声音很轻很干净,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情绪,但爱德文偏偏就是能从他淡紫色的眼眸中读出关心和担忧。这让爱德文感到满足,以及一阵温柔的骚动。

  “没事的,只是走神了而已。”爱德文抬头扬起笑脸这么回答。

  “嘛……果然是得了吐花症呢……该怎么办啊……”他心中暗想,满是无奈,但却感到满足。

  吐花症,是暗恋的人才会得的怪病。在患者意识到之后开始发作,发作时患者会咳嗽并且咳出花瓣,严重或长期患病甚至会致死。治疗的唯一方法是结束暗恋,说白了,无非是放弃这份感情,或者变为两厢情愿。

  “偏偏是对安……不,还好是对安,否则简直太恶心了。不过,该怎么办呢?虽然是挚友,但我可是一点都不想放弃啊……”

  “不过我也不想死呢。”




【雨天其中一方忘了带伞】


   夏日的天气总是那么多变,明明刚刚还是大晴天,现在却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而且没完没了。

  “这下糟了。”刚刚匆忙逃进一家书店的安德鲁扶着窗透过玻璃看着被雨幕笼罩的街道如是想。

  其实,被雨幕笼罩的街景还算漂亮。突然降下的大雨让傍晚的天空变得很暗,街灯也因此提早亮起,暖色的关在雨幕中化开成一朵朵不灭的小烟花。偶有赶路的司机架着车飞驰而过,车灯明亮的光路清晰可见,像是流星。

  但安德鲁无心去管这些,那个不看天气预报就约他出来的死心眼白毛笨蛋可能还在蔷薇花架下等着呢。“笨蛋……”安德鲁如是吐槽,显然忘记了自己也忘了看天气预报这一事实,虽说他一直有这习惯。不过话说回来,花架能起到一定遮掩的作用吧,但……安德鲁看了看自己的衣物——大半都湿了,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还是打个电话给他吧。”

  安德鲁这么想着,转身去了书店内置的厕所,甩了甩头试图把头发稍微弄干一些,右手同时伸进裤袋。

  他的动作突然停顿 。

  裤袋里空空如也。

  哎?!

  安德鲁心下一惊,该不会……好吧,手机一定是刚刚跑过来的时候蹦出去了。安德鲁保持着右手插裤袋的姿势,依旧面无表情,但头上霎时多了一排黑线。

  他回到玻璃窗前,再次看向窗外——雨依然下个不停,刚刚他跑过来的路径上也没有他的手机。于是止不住面无表情地吐槽:“可恶(的雨)。”踌躇片刻后无可奈何地走向收银台,“你好,能不能借我用一下电话?”

  “嗯?抱歉,您刚刚说什么?”

  “借用一下电……算了,能不能借我一把伞?”安德鲁突然改变了注意,至于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收银员是个漂亮的小姐,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可爱的棕发少年。衣服半湿,隐隐透露出佼好的身材,头发上还在滴水,看起来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匆忙在这多变的夏天出门了呢。而且,看起来这么闷骚的少年居然会向陌生人借伞,莫非……收银员了然地在心里默默赞叹了下青春,随后爽快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半雨伞递给他。

  少年见此,脸上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下来,但在看到收银员小姐递过来的伞之后又再次僵硬。

  ……

So……pink。

  “算了,先找到他吧。”安德鲁再次叹气,却还是接过那把粉嫩的伞,道过谢之后走出了商店。虽说是走,他的脚步却越来越快。

  “之后一定让他请我看水晶球展。”安德鲁躲开迎面而来的车辆,在心里默默画圈发誓。

 

  至于安德鲁在看到某个笨蛋套着透明雨衣在蔷薇架下好好坐着的时候决定还是先扣他一脸八喜就是后话了。




【暂时性失语】

 

   蔷薇开得正好,四色的花瓣不时随着雨珠落下。爱德文套着透明雨衣坐在长椅上,嘟着嘴抬着头看着上方被花幕覆盖的天空,脸上的表情有些懵懂,似乎有些疑惑,还有些不满。

  他微微偏头,随后像是释然了一般闭上紫色的双眸,挺直了背顺势伸了个懒腰。“嘛,果然是我太过自信了吧。”他这么想道。

  这么大的雨……安德鲁应该不会来了吧。爱德文又想到自己故意把手机放在家的行为和那份完全没有任何依据的自信,默默在心里吐槽自己的幼稚。

  胸口再次骚动起来,痒痒的,带着微微痛感,刺激着神经。

  爱德文努力想抑制住这种不适感,却最终失败了。他捂着嘴咳了几下,咳出了粉色的蔷薇花瓣。浅粉色的花瓣躺在他手心里,柔嫩得像是还未完全凝固的蛋清。爱德文愣了一下,随后握住手心里的花瓣,靠在长椅上笑了。

  “可能真的会死吧。”他垂直眼帘,紫色的双眸蒙上了一层阴影, 声音轻的像是快要融化在湿润的空气中。

   “什么?”少年带着点疑惑和惊讶的清冽声音突然从左方传来,让爱德文打了个激灵。他从长椅上猛地坐起来,转身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的棕发湿湿的贴在脸上勾勒出稚气的轮廓,发梢还在滴水。气息还有些不匀,有些湿润的脸上微微泛着粉色,看起来有些生气。大概是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吧。

  爱德文还在看着安德鲁发愣的时候,安德鲁也打量了一下爱德文。爱德文……穿着雨衣呢……居然不告诉他要下雨!可恶(的家伙)。但安德鲁还是走到爱德文面前,底下头用有些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说:“有什么事吗?”

  他眼中的紫色明波漂亮得让爱德愣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安德鲁不耐烦地晃着他的肩膀帮他回神。

  “喂!”安德鲁只觉得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拉向前方,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这回轮到他愣住了。

   “爱德文在……抱我?”

    疑惑、不解、惊讶,以及胸口异样的骚动让他一时失语。耳边传来爱德文温和如风的声音:“呐,安安……我果然……最喜欢你了。”温热的吐息打在耳边,酥麻的触感带来的是更强烈难忍的骚动。

     安德鲁先是有些疑惑,随后完全懵在那里。胸口的骚动感完全占据了大脑,异样却温暖,甚至微微发烫。他突然推开爱德文,捂着嘴咳嗽起来,随后看着手心里小小的蔷薇花瓣,吃惊得睁大了双眼。

     耳边再次传来爱德文带着笑意的声音“啊……看来我得救了呢。”

 

end


吐·大·槽

1.
放假本来以为可以闲下来填填坑啥的,结果事情突然就涌出来OTZ

而且人好像也变懒了

2.
我真的被惹毛了,我头一次下定决心和人撕逼。

3.
暑假补课是个坑,学校真狠心【哭着跑(ಥ_ಥ)】

4.
妈呀,是我傻还是题太难【我傻】

5.
啊太好了我正式放假了w还有4天,其中一天有事,三天要复习准备考试,英语还有4张词汇要背背完有作业,书要看完,作业自批订正……放你妹啊!我的八月就这样给学校毁了吗?啊?!

6.头痛,又开始耳鸣了。好生烦躁啊、

7.她不理我……我要怎么找到她啊……